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
首页北颂 第0149章 驱狼吞虎?(为‘茶么么’万赏加更

第0149章 驱狼吞虎?(为‘茶么么’万赏加更

    北颂 作者:圣诞稻草人

    寇季幽幽的道:“这大宋,不只有钦天监的人会解读天象。”

    寇季瞥向带着面具的人,问道:“您说,在‘女主昌’的判词传出去以后,要是有人跳出来说……此次天象示警,非‘女主昌’而是‘六星倒悬’呢?这‘六星倒悬’很容易引到六部身上啊。”

    带着面具的人愕然瞪大眼,站起身,指着寇季,惊声道:“二保一?”

    寇季点头笑道:“这天象出来了,自然得应验才是。是应验在刘娥身上,还是应验在六部身上,选择权在刘娥。

    你说说,刘娥是选择保自己,还是保提点刑狱司?”

    带着面具的人,想都没想,脱口而出,“保自己!以刘娥的身份,保住自己,才能做其他的。要是连自己都保不住,其他的也是妄想。”

    寇季笑道:“所以……刘娥一定会顺应天意,让这个天象,落在六部身上。”

    带着面具的人目光灼灼的盯着寇季,感慨道:“好高明的手段,好精密的谋划。满朝文武,尽在你股掌之间。

    似你这等人物,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。”

    寇季一愣,随口道:“我可没您说的那么厉害……”

    带着面具的人低头沉吟片刻,突然抬起头,盯着寇季,沉声道:“本王差点被你带到沟里去了……本王乃是赵氏皇族,岂会跟你一起谋划朝廷。”

    寇季愕然的看着他,“您不会是听了我的计划以后,准备甩开我,自己去干吧?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带着面具的人一拍桌子,喝斥道:“胡说八道,本王身为赵氏皇族,岂会做出危害朝廷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寇季嘀咕道:“那可说不准……”

    带着面具的人瞪起眼,“放肆!”

    寇季见此,摊开了手,道:“您既然不愿意帮我,那就当我今日这番话,从没说过。以后是二圣临朝,还是女帝降世,都跟我无关。

    以我的智慧和谋略,在刘娥手下自保足以,再加上我跟刘亨的关系,只要我肯给刘娥服软、低头,她说不定还能让我保留官位。

    纵然不能留在京城,也可以去外面执掌一方。

    虽说不能保住我寇府在汴京城里的地位,但是在外面富足一生,还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寇季顿了顿,盯着带着面具的人,嘴角翘起,嘲笑道:“但是您赵氏皇族,会在青史上留下怎样的名声,那可就不好说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带着面具的人,愤怒的拍着桌子。

    桌子被拍的颤抖了一下,上面的杯盏也被拍的东倒西歪,可见他已经愤怒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“住口!”

    带着面具的人盯着寇季,掷地有声的道:“我皇兄尚在,刘娥她没这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寇季盯着他,讥笑道:“我如果没有记错的话,官家之前召见过您。他跟你说了什么,您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带着面具的人浑身一震,他瞪着寇季,难以置信的喊道:“你在宫里安插了眼线,知道我皇兄跟我说的话?”

    寇季晃了晃脑袋,吧嗒着嘴道:“我哪敢在宫里安插眼线,我没那个能力,也没那个本事。但我大致能猜到官家给你说了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带着面具的人,咬牙道:“那你倒是给我说说,我皇兄给我说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寇季若是在宫里没安插人,那他就不可能知道赵恒跟带着面具的人说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寇季淡然笑道:“官家对刘娥有情,也很仰仗刘娥,纵然刘娥做错了什么,官家也会谅解一二。而刘娥这些年帮官家处理政务,处理的妥妥当当的,她又是个女子,想要临朝的话,远比男子要困难太多太多,所以官家对她不可能有太大的顾忌,有她辅佐太子,必然能让太子安稳的渡过幼年,到亲政的那一天。

    纵然有什么恶言恶语中伤她,说她有临朝的心思,官家也不会留下太重的制衡手段。

    相比起来,您这个皇弟的威胁,就远远的大过刘娥。

    官家对您的顾忌,远比刘娥要重。

    而官家想留下制衡刘娥的手段,必然会留在您手里。

    同样,他也会借刘娥,制衡您。

    所以我猜,官家之前召见您,极有可能留下了一封诏书给您。”

    带着面具的人身躯不自觉的颤抖着。

    寇季猜的全中。

    只听寇季继续说道:“我猜官家给您的诏书,不可能是废后诏,因为没了刘娥,就没人制衡您。也不可能是传位诏,因为他要传位给您的话,就不可能册立赵祯为皇太子。

    所以,最有可能的就是出仕诏,又或者是摄政一类的诏书。

    让您正式站在朝堂上,参与朝政,制衡刘娥。”

    带着面具的人,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,声音颤抖的道:“你……真的没在宫里安插人?”

    寇季笑着摇头道:“没有……我能猜到的事情,干嘛还要安插人去打听……不仅浪费人手和精力,还容易招祸……”

    带着面具的人闻言,咬着牙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因为寇季猜的全中。

    赵恒当日召见他,确实给了他一卷诏书。

    诚如寇季所言,那是一卷让他摄政的诏书。

    而非废后的诏书。

    也诚如寇季所言,赵恒信刘娥,多过信他。

    寇季见带着面具的人站在哪儿一言不发,浑身颤抖着,就知道自己全部说中了。

    寇季继续说道:“官家现在还活着,这封诏书,自然不会现世。可一旦新君登基,刘娥掌握了大权,您觉得,您手里的这封诏书拿出来,有用吗?

    刘娥要是掌握了大权,满朝文武必定对她唯命是从。

    她又怎么愿意看到您跳出来,跟她作对?

    到时候,她不承认您这封诏书,说您这封诏书是伪造的,您又能怎样?

    到那个时候,它不仅不能成为您摄政的阶梯,反而会成为您的催命符。”

    带着面具的人猛然看着寇季,狠声道:“我现在就可以进宫,把你的话,全部告诉皇兄……”

    寇季晃了晃头,失笑道:“旁人要去找官家说这话,官家或许还会信一分。可您要是去说,官家非但不会信,还会觉得您别有用心。

    一旦他生出了这样的念头,您就别想活。

    他在观星楼上怎么杀死的那些赵氏宗亲,就会怎么杀死您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寇季盯着带着面具的人,郑重的道:“所以,您只能跟我合作。”

    带着面具的人,凶狠的瞪着寇季,他克制着心里的怒意,低声道:“刘娥要是真的临朝了,丢人的也是他,又不是我。他不信我,我为什么要帮他维护名声?”

    寇季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他只是想刺激刺激带着面具的人的,没料到,刺激过度了。

    非但没有说服他跟自己合作,反而让带着面具的人生出了叛逆的心思。

    寇季盯着他,沉声道:“他的名声,您可以不维护。太宗的名声您也不维护吗?”

    带着面具的人握紧的拳头,缓缓的低下头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良久以后。

    带着面具的人突然咬牙道:“我父皇的名声,我自然得维护。”

    带着面具的人看向寇季,郑重道:“我要吏部、刑部、户部!”

    寇季眉头一挑,盯着他,沉声道:“吏部和刑部,我要了!你只能在剩下的四个里面挑选!”

    带着面具的人瞪着寇季,“你有什么资格跟我争?”

    寇季深吸了一口气,瞥着他,幽幽道:“没有我,你拿到了吏部、刑部、户部,也斗不过刘娥。”

    带着面具的人深深的看向了寇季。

    他盯着寇季,看了许久。

    突然开口道:“我可以让你先挑,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寇季眉头一挑,疑问道:“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带着面具的人晃了晃脑袋,“暂时还没想好,等我想好了,再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寇季皱眉道:“你不怕我拿了三部以后,毁诺?”

    带着面具的人突然笑了,他低声笑道:“那我就跟你鱼死网破……”

    寇季深深的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我答应你……”

    带着面具的人缓缓点头,“那就这么说定了,需要我出手的时候,你写一个便条,让人送到这里。我自然会出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”

    寇季答应了一声,沉吟了片刻以后,寇季看向带着面具的人,说道:“八王爷,您是一个有趣的人。”

    面具下的赵元俨,嘴角勾起了一丝莫名的笑意,“你也是一个有趣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告辞!”

    “告辞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寇季目送着赵元俨的身影从暗门里消失。

    等到赵元俨消失以后,寇季站在屋子里,直愣愣的站了许久。

    为了对付刘娥,他释放了赵元俨,也不知道是对是错。

    刘娥有后位加身,相当于有不败金身。

    寇准等人想要扳倒刘娥,除了领兵入宫清君侧以外,没有其他的办法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那些弹劾、逼宫之类的手段,都会被刘娥的后位金身给挡下。

    纵然他们弹劾倒了刘娥,拥有后位加身的刘娥,随时都有可能卷土重来。

    而寇准等人一旦被刘娥反制,他们就永远没有翻身的机会了。

    寇准拿不到赵恒的诏书,得不到赵恒的允许,又不愿意领兵入宫。

    而赵恒为了制衡赵元俨,必然会保一保刘娥,所以不会给寇准领兵入宫的诏书。

    这就成了一个死结。

    想要对付刘娥,除了冒大不韪,无诏领兵入宫外,只剩下了联手赵元俨一条路。

    寇季想要无诏领兵入宫的话,没那个能力。

    寇准有能力,但不会同意。

    所以他只能联手赵元俨。

    而赵元俨刚才的话,不尽不实的,他的想法,寇季几乎一眼就看穿了。

    赵元俨嘴上说要维护太宗皇帝,也就是他父皇的名声。

    可寇季从他的表现中,没有看出一点儿维护他父皇名声的样子。

    反倒看出了他想效仿他父皇的样子。

    太宗皇帝赵光义在驾崩的时候,没有把皇位传给他,寇季不信他心里没有怨气。

    官家赵恒在观星楼上,不顾血肉亲情,杀伐赵氏宗亲如同杀鸡,寇季不信他心里没有恐惧。

    以前的他,或许没有想过效仿他父皇。

    因为官家赵恒一直对他严防死守,他没有机会,久而久之可能就消了这个心思。

    可寇季的出现,让他看到了夺取帝位的希望。

    他开口要吏部、刑部、户部,恰恰就证明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一旦六部侵吞了提点刑狱司。

    那么吏部就成了掌官员升迁的衙门,户部就成了掌管天下钱粮的衙门,刑部就成了掌管天下刑狱的衙门。

    他要是掌握了这三个衙门,到时候要人才有人才,要钱有钱,何愁大事不成。

    而他让寇季答应他一个条件,却不愿意说出来。

    寇季大概也能猜到他的条件是什么。

    极有可能是在他争夺帝位的关键时候,帮他一把的条件。

    寇季站在原地愣了许久以后,缓缓回神,感叹道:“我这到底是在驱狼吞虎呢?还是在驱虎吞狼?”

    顿了顿,寇季撇撇嘴,又道:“也许虎狼都得打……不论是虎活着,还是狼活着,都不如自己活着强。”

    感叹了一番后,寇季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只有你一个……”

    苏蝉儿悄悄推开了门户,露出了头,没看到赵元俨,她松了一口气,听到了寇季的话,她忍不住开口发问。

    寇季瞥了她一眼,淡然道:“他先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苏蝉儿点头,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寇季没有继续在这里待下去的意思,连一声招呼也没打,就迈步离开了房内。

    苏蝉儿望着寇季的背影,狠狠的撅了撅嘴。

    寇季出了万花馆,迈步走在了大街上。

    走了没几步,迎面撞上了刚下差的杨文广。

    寇季还没瞧见杨文广,杨文广却已经瞧见了他。

    “寇兄弟?!”

    听到有人呼喊,寇季赶忙循声望去,看到了杨文广以后,咧嘴笑道:“原来是兄长啊!”

    杨文广带着他的属下,到了寇季身前,笑道:“刚下了差,准备回府,没料到在这里撞上了你。”

    寇季笑道:“我也没料到,会在这里撞上兄长。之前兄长救命之恩,我还没有到府上去拜谢。如今见了兄长,自然得请兄长喝一杯,以表谢意。改日定当携重礼登门。”

    杨文广闻言,大气的道:“举手之劳,不必客气!”

    而杨文广的属下们,听到了有酒喝,一个个眼珠子都亮了。

    寇季见此,咧嘴笑了,“还请兄长赏脸,容兄弟请你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寇季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,杨文广也不好拒绝,当即点头道:“好……反正我也不急着回家,就陪你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“请!”


同类推荐: 大明寒士柏林1943帝国吃相代汉神话版三国天下豪商天启风云与国共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