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
首页[穿书]堕仙 分节阅读_229

分节阅读_229

    [穿书]堕仙 作者:月令上弦

    [穿书]堕仙 作者:月令上弦

    他一袭红衣如火,正是孤高张扬的模样。一头青丝泼洒,垂在肩头,点缀在红衣之上,色彩分明,耀眼灼目。

    书中的柳既明最爱穿红衣,也只有他配的上这样张扬的颜色。整个修仙界穿白衣的人比比皆是,但即便如此也不如他穿红衣好看,只可远观,万万不可让人轻视了去。只是不知道为何,谢瑾瑜苏醒后所见到的柳既明却每每穿着一身玄色衣衫,沉稳而内敛。

    千秋佩在他的腰间,他右手虚虚一握,衬的身形越发挺拔,顶天立地。

    是了,既然是柳既明的心魔,自己当然只能站在他的角度去看待人和景物。

    “师叔。”谢瑾瑜一愣,这个声音……如此耳熟。

    透过柳既明的眼睛,她看见了一个人站在柳既明的面前。那人穿着白色的苍羽门校服,比其他弟子不同,她的袖口用青绿色绣了一圈精致的纹路——这是苍羽门青遥峰的核心弟子标志。

    这人也不乐意梳着什么恨天高,盘了一个再简单不过的发髻,青色的绸带系在脑后,随着微风点点飞扬,衬的她眉目清秀,清新宜人,自有一番说不出的天然风韵。

    “晚辈这次下山也算有了些奇遇,回来后恰巧听说师叔刚刚出关,想着正好能够拿来恭贺师叔。”

    柳既明的声音清清淡淡,倒是很符合他的一贯作风,“不必。”

    那人笑了笑,对他的冷淡丝毫不以为意,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小的木匣子,缓缓道:“鲛人所做的缫丝,不算什么贵重的东西,不过是晚辈的一番心意。只是穗子是晚辈亲手打的,有些难以入眼,倒是可惜了这个料子。柳师叔若是不喜欢,扔了也罢。”

    她将东西放在了柳既明的手边,歪着头笑了笑,青色的发带在脑后轻悠悠的飘荡略过她的耳边。她拱手道:“那晚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接着,也不待柳既明回答,青色发带随着身体划了道弧线,风也似的飞走了。

    她来的悄无声息,走的也毫无牵挂。好像来送礼物的人不是她,满心想着献殷勤的人也不是她,只不过是顺路来看看老熟人。但对老熟人的生活其实也不是特别关心,老熟人过的好不好她也不上心,搞得公事公办一点情趣也无。

    没有难过,也没有失落。

    若是多想的人,恐怕还要在心里嘀咕一句,这人到底是不是真心的?

    可惜柳既明可不是什么喜爱揣测别人内心的人,当然,事实上,也没有人值得他去花心思好好揣测。

    柳既明目送她远去,顿了顿,目光落在手边的木匣子上。这是一个带着红色暗漆的木匣子,可以看出它被主人保护的很好,路途之中没有让它磕碰些许,光滑的如同镜面,几乎可以倒映出自己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抬起手,打开了木匣子。

    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小东西。明晃晃的,是属于春天杏花的暖黄色,静静躺在暗红色的木匣子中有些扎眼。

    柳既明挥手,这小玩意儿飘在了半空,丝绦柔顺的垂下,像极了那人敛眉站在自己面前的模样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剑穗。

    原来是亲手打的剑穗啊……

    谢瑾瑜……

    她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?

    杏黄色的丝绦从眼前略过,狂风烈烈。千秋一剑寒光,在明晃晃的剑穗下更衬得剑锋犀利,削铁如泥。

    黑色的魔气在剑锋之下无处遁行。低阶魔无法直视他的剑光,那是世间最正气的武器,也是世间最具杀意的剑气,只需一眼,低修为的魔族就会被吓的灰飞烟灭。


同类推荐: 调教之木马淫乱(H)窑子开张了(H)老公轻点操(双性生子)魔道祖师[重生]精修版重生赵志敬嫁入豪门的Omega调教老婆的日常(H)圈养爸爸(H)